北师大课程班开班

神奇山水的灵性
10-04-29 10:32:55 来源: 原创 责任编辑: admin
几日前,来自全国各地从事易经研究的学者在当今颇负盛名的易学地理环境大师吕文艺先生的带领下,来到了连云港。他们在花果山顶看群峦起伏,在连岛观地理形胜,到规划展示馆看城市发展的流畅气韵。最终,几十名在易经环境学里苦苦寻觅到的万千气象在连云港得到了印证。。
 神奇山水的灵性
————记花果山峦头考察行
蔡骥鸣 (中共连云港市委宣传部文化艺术处 处长)
 
 
 
  多少辈子都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最留恋的还是海州这个地名,觉得它浸润了几千年的历史,厚重而古朴。每一处石刻、每一个传说都让人觉得深邃,像走进时空隧道一样,让我们轻而易举地就能与先人对话、与祖先共同感知自然和山水的能量和气场。

  而我更喜欢连云港这个地名,觉得它轻灵而通透。像那些从地底上挖掘出来的水晶一样,晶莹清亮;也像朗朗晴空下那抹停在半山腰的白云,有闲云野鹤的逸致;更像在柔软发烫的金色沙滩上抬眼看见几个白色的海鸥在湛蓝的天空与碧绿的海水之间从容得飞掠。

  几日前,来自全国各地从事易经研究的学者在当今颇负盛名的易学地理环境大师吕文艺先生的带领下,来到了连云港。他们在花果山顶看群峦起伏,在连岛观地理形胜,到规划展示馆看城市发展的流畅气韵。最终,几十名在易经环境学里苦苦寻觅到的万千气象在连云港得到了印证。他们用审视的眼光打量着每一个山头和每一块岩石,他们用易理去评判这块土地的神奇和灵性,他们用镜头去记录下活跃在这方和谐自然环境中的生活图景。他们欣喜若狂、他们留连往返。

  仔细想想也是,如果不是这块土地的神奇,吴承恩为什么偏偏选择了它作为孙悟空的诞生地。虽然大圣是个神话,但为缔造神话所建构的环境一定是要与之相匹配的。否则,岂不是有损于孙悟空神性的发挥,有辱于大圣的形象?如果不是这块土地的神奇,李汝珍就很难产生奇思妙想,幻化成那部浪漫主义的《镜花缘》。

  如果不是这块土地的神奇,孙中山不会想在这块土地上建东方大港,毛泽东不会三番五次地嘱咐孙悟空的老家在这个云台山上,邓小平不会选择这方大海作为伟大的东方之子的归宿地。

  如果不是这块土地的神奇,就不会有四季的风调雨顺。几十年来,各种各样的自然灾害都不忍破坏这儿的生态环境与和谐人居。连自然也对此有所敬畏,有所爱戴,有所钟情,有所细腻。

  如果不是这块土地的神奇,就不会有二千年前的孔望山成为中国佛教造像最早的地方;不会有东汉年间法起寺“东土海上第一寺” 的远名;不会有唐宋时期海清寺高僧云集,供养僧众达900余人的盛况;不会有明清之际,云台山周边先后建立100余座佛教寺院,仅海州就有九庙十八庵的情景;不会有四方信众自陆路与水路争相前来,并为之形成了一条烧香河;不会有清康熙帝为海宁禅寺钦敕“遥镇洪流”。而今天,佛光山星云大师立志要完成海清寺复建的夙愿,也应当与连云港这块土地的灵性相关联。

  十几年前,我在异地他乡。那时候,我历史知识缺乏,没有听过海州这个名字。但我却听过新亚欧大陆桥的桥头堡连云港。富有诗人激情的我一下子就被这个城市的名称所吸引,多么浪漫的名称呀。在中国至今我还没有找到第二个城市能有如此响落云外的名字。这让我不禁想起了赵本夫的那篇《连云神韵》的文章,他说城市是有气质的,如果把城市也分为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话,连云港无疑属于后者。

  在当今时代,在物质生活已经满足基本生活的前提下,人追求的是什么呢?是人与自然环境的和谐共生,是人与这方神奇山水两情相忘的精神愉悦!此次连云港游学考察,真可谓不虚此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