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师大课程班开班
大易风水网 您的位置:首页->大易咨询网->大易命理->诉讼疾病->正文

人体疾病的筮学原理新探
10-07-13 14:32:29 来源: 转载 责任编辑: luokeyan
对人体疾病的预测是纳甲筮法中的一个重要课题,历来就深受筮学界的重视,自古以来,在浩繁的纳甲筮法典籍中,对人体疾病的预测研究可谓著述甚丰,详尽人微。

  对人体疾病的预测是纳甲筮法中的一个重要课题,历来就深受筮学界的重视,自古以来,在浩繁的纳甲筮法典籍中,对人体疾病的预测研究可谓著述甚丰,详尽人微。可见,人体疾病的超前预测和研究对人体的卫生保健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它不仅是医学者而且也是筮学者所面临的重要任务和共同使命。

  第一节古典筮学理论对人体疾病预测的立论

  纵观纳甲筮法的诸多经典著作,对人体疾病的预测理论虽然著述详备。各有千秋,但从总体上看,其理论经络和占断思维方法却大多雷同,即它们都把官鬼爻作为病的症状,同时又以六亲所临之爻为用神来考究人事的吉凶。现将诸书中的立论择要摘录几例如下,供读者参考研究:

  如《黄金策?疾病》一章里有:

  “欲决病痊.当究福神之动静;要知命尽,须祥鬼煞之旺衰。”

  “既明症候,当决安危,再把爻神搜索;个中之玄妙,重加参考,方穷就里之粗微,先看子孙,最喜生扶拱合,次观主象,怕逢克害刑冲。世持鬼爻,病纵轻而难疗,身临福德,势虽险而堪医……”。

  清人王洪绪在《卜筮正宗》一书中对《黄金策》作了较为糟彩详尽的评注。如在评注《疾病》一章时云:

  “火属心经,发热咽干口燥;水归肾部,恶寒盗汗遣精;金肺木肝,土乃病侵脾胃。衰轻旺重,动则煎迫身体。”

  对此诀王氏评注为:“鬼爻属火。心经受病,其症必发热,咽干,口燥类;属水肾经受病,其症必恶寒,盗汗,若遗精白浊类;属金肺经受痛,其症必嚏嗽,虚怯或气喘痰多类;属木肝经受病,其症必感冒风寒,或四肢不和类;属土脾经受病,其症必虚黄,浮肿或时气瘟疫类。或鬼爻衰弱则安卧,发动而烦燥之类也。”

  另有“次观主象,怕逢克害刑冲”之评注:“主象即用神也,如占夫以官为用神,占妻以财为用神类。如遇刑冲克害,即病人受病魔折,故怕见之。克害处若得生扶。必不至死。”

  在清人曹九锡所著《易隐》一书中,对疾病也有“以官鬼为凭”等论述,如“鬼属阴在内卦,则金为肺,木为肝胆,水为肾,子为膀胱,火为心、小肠……鬼属阳,在外卦,则金为四肢、骨节、牙齿、右耳、小便也……”。同时又以六亲所属之爻为用而占断人事吉凶,如曹氏云:“自占以世爻、身爻、命爻为用。代占以应爻为用。占家亲祖妣用官鬼。父、兄、妻、子以各属为用

  今人的观点,也基本上是承袭了古人的学术观点。即也以官鬼爻代表疾病、病症。官鬼爻在卦中的旺与衰,是病重还是病轻的体现。同时又把代表病人的爻即用神的旺衰,以及忌神克用神的程度,作为病情轻重的体现。如此等等。

  这样一来,在理论上出现一个矛盾,即在一卦之中,往往会发生官鬼与忌神不同步的情况;这倒还在其次,更为棘手的问题就是当官鬼爻即是六亲时,如何解决预测病症与预测六亲吉凶二者之间的矛盾。譬如妻占夫病,若既以官鬼爻代表丈夫,同时又以官鬼爻代表病症,那么要得丈夫身康体健,就必须要官鬼爻旺相方可;若要治好其病,去其病症,又必须要得子孙爻克尽官鬼爻。在这种情况下,官鬼爻到底是喜生扶还是克伐,就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如果要得丈夫的身体安康,就必须要得官鬼爻旺相,如果官鬼越是旺相,则疾病就会愈加严重,更加难于治疗;如果要得病轻,就必须要官鬼爻衰弱,如果官鬼越是衰弱,则丈夫的性命就会越发危急

  同理子女占父母之病,或自测病遇官鬼爻持世时,也会发生与此类似的情况。对于官鬼与忌神之间的矛盾。纵观古今纳甲筮法诸多典籍,对此均无明确的论述,或是避而不谈,并没有得到合理的解决。官鬼与忌神之间的矛盾现象,也成了千百年来一大悬而未决的谜案。不少敏感的筮学者对于这种令人棘手的矛盾问题感到十分困惑,提出了质疑,也有的筮学者试图对此问题作出了种种臆测和解说,但不免都流于附会和曲解,并未挖掘到问题的实质和精髓。譬如有一种观点认为:官鬼爻在卦中代表病的症状,病的部位,病的轻重;而忌神,代表病情对病人的压力;用神的旺与衰,代表病人在卦中承受病的能力之大小……等等,这种立论,我认为无论是在理论逻辑上还是在实践中都是值得推敲的。从逻辑上分析,仍然会陷人自我矛盾的境地之中,在官鬼既为病症又为六亲用神的前提下,并没有解决病症与用神二者之间的矛盾;同时在官鬼既为原神又为病症的前提下,也没有解决官鬼与忌神之问的矛盾。以此推论。若既以官鬼为病症,又作为代表六亲的用神,那么治好了病的同时也就治死了人,越是难于治疗的危重病症,病人的身体就越安康,这就陷入了逻辑上典型的二难推理的矛盾中。同理,官鬼与忌神之间的逻辑关系也是如此。如子测父病,官鬼爻为父爻之原神,财曼为父母爻之忌神,若既以官鬼爻代表病症又以官鬼爻为原神。那么官鬼爻越旺,病症就会越严重,病症越严重就会对病人越有利,可见,这种立论在逻辑上也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同时,官鬼爻越旺,忌神财爻就会越衰(官泄财气),若以官鬼代表病灶,忌神财爻代表病情对病人的压力,那么病症越严重,病情对病人的压力就越轻,病症越轻,病情对病人的压力就越重。种种立论,在逻辑上均存在着严重的自我矛盾,官鬼与病症、用神,原神及忌神之间的关系在理论上仍然没有理顺。

  从理论上的分析可以看出,以官鬼爻代表病症这一立论在逻辑上是站不住脚的;不仅如此,而且在预测实践中也存在着极大的出入,常常会有“占而不验”的情况发生。可见,以官鬼爻代表病症。这一立论是非常片面的,甚至可说是错误的。应该予以否定。

  第二节诊断疾病的正确的占断原理与思维方式

  既然一卦之中,官鬼爻不是占断病症的用神或参照依据,那么在预测疾病时,该以什么作为占断依据呢?要解决这一问题,必须从疾病产生的病理原因讲起。

  疾病产生的病理原因,从医易学的角度讲,无非是阴阳失衡,五行不和之故,因此,病理现象的产生也无非是五行生克制化、刑冲合害规律作用和影响的结果。研究人体的疾病,就离不开对五行生克制化规律的运用和把握。这就是纳甲筮法中占断疾病的一般原理所在。

  然而在预测实践中,仅仅懂得占断疾病的一般原理而不掌握正确的思维方式,在实际操作中是远远不够的。我在长期的预测实践中,经过大量的案例分析和经验总结,终于形成了一套独特有效的占断思维模式和理论,在实践验证中屡试不爽,从理论上与实践上较好地解决了一这纠缠不清的学术难题。

  在实践中,我发现四柱与八卦无论是在占断原理上还是在占断程式上都有着极大的相似性,经过反复的推敲和检验后,终于在纳甲筮法中形成了一种类四柱分析推理占断法(简称“类四柱占断法”)。

  类四柱占断法就是把整个卦视为一个完整的四柱组合体,就会发现八卦与四柱之间存在着十分微妙的对应关系。

  我们知道,用神是一卦的核心,八卦中的一切吉凶休咎和信息现象,都是围绕用神而展开的。因此,用神的地位和作用就如同四柱中的日元一样重要。用神与用神之外的其它卦爻就相当于四柱中日元与日元之外的其它干支一样。各个五行干支均是人体部位和脏腑器官的代表,整个卦就好比是代表一个人体。无论是何爻受克、泄、耗、生、扶太过,何爻所代表的人体部位和脏腑器官就有可能产生疾病。这种占断疾病的程式和方法,与四柱的占断程式是非常相似的,这一点尤其值得读者注意。

  纳甲筮法中的年、月、日、时四柱以及流年、流月、流日、流时与四柱中的大、小运、流年的作用也是十分相似。在整个四柱命局组合中,原命局为静,大、小运及流年为动,动静结合而生吉凶;而在八卦中,整个卦象为静(指相对静止),年、月、日、时为动,动静相关而生祸福。

  通过以上比较我们可以看出,八卦与四柱无论是在占断原理上还是在占断程式上,它们之间均有着极大的相似性和啮合性。这是因为两个系统所遵循的五行原理完全相同所致,因此它们的结构和功能,以及操作程式上也会表现出极大的相似性,这就是“原理决定结构,结构决定功能”的一般规律。这种规律在纳甲筮法中同样适用。因此,我们在纳甲筮法中引入“类四柱占断法”在理论上是成立的,在实践中也是可行的。

  用“类四柱占断法”诊断疾病,其要点就是看一卦之中何种五行受克、泄、耗、生、扶太过,而致阴阳失衡、五行不和,或为局中之忌时,何种五行就为局中之病,那么这砷五行所代表的人体部位和脏腑器官就必然会发生病变。这种占断观点与古法(即以官鬼爻为病症)不同,读者在接受“类四柱占断祛”的观点时必须要对此加以区别。我发现“类四柱占断法”不仅适用于占断疾病这一课题,而且还适用于纳甲筮法中的其他项日。可以说,“类四柱占断法”也是纳甲筮法中的一条普遍规律。

  第三节人体疾病预测的筮倒研究

  在纳甲筮法中引入了“类四柱占断法”,可以说是一个全新的思想方法和占断模式,对于这一技巧的把握和运用,是准确诊断疾病的关键所在!读者可以从以下一系列的占断实例中加深对上述法则的理解和认识。

  例一:戊寅年乙卯月丁卯日丙午时,罗某测姑父患何病,吉凶如何?摇得“旅”之“姤”卦:

  火山旅 天风姤

  兄弟己巳’ 子孙壬戌’

  子孙己未× 妻财壬申’

  妻财己酉’应 兄弟壬午’应

  官鬼亥水’ 妻财丙申’ 妻财辛酉’

  兄弟丙午” 官鬼辛亥’

  子孙丙辰x世 子孙辛丑”世

  解析:

  测姑父病,当取父母爻为用神,今父母爻不上卦,而日、月临之,当取月、日卯木为用神。

  今卯木旺于提纲,当令得时,柱中四木结党,叠叠成林,其势可顺而不可逆。虽卦中辰、未两爻发动,似可耗木之旺气,殊不知寅、卯、辰三会木局,卯未半合木局,更助木之旺势。且有时柱丙午、双体之火、日干丁火顺其旺木之势,格成两气成象,气象已成则不可破。

  然不宜五爻己未化出妻财壬申,虽有天干丁壬合木,壬水尚未破格,但不宜化出申金,难于制化,申中庚金壬水,皆逆木火之势,为局中所忌,必是玄机所在。且申金在人体上代表大肠。故断多是患大肠之疾。果然是其姑父患有直肠癌。

  即从此例来看,若按传统观点而取官鬼爻论疾病,则必然会发生极大的偏差甚至失误。此卦官鬼亥水伏藏休囚又旬空,按理推,必是无病之兆.即使有病也不可能是大肠之疾。按古法论,亥水代表肾经,必是泌尿系统之疾,且“其症必恶寒、盗汗或遗精白浊类。”如此而论,必与事实相去甚远。可见,以官鬼爻论病症这一学术观点是经不起实践检验的。

  例二:戊寅年戊午月甲寅日壬申时,唐某则父病吉凶。摇得“晋”之“颐”卦:

  火地晋 山雷颐

  官鬼己己’ 妻财丙寅’

  父母己未” 子孙丙子”

  兄弟己酉0世 父母丙戌”世

  妻财乙卯” 父母庚辰”

  官鬼乙己” 妻财庚寅”

  父母乙未×应 子孙庚子’应

  解析:

  测父病,当取父母未土为用神,今父母未土得月建午火生扶,当令得时,有生有克,象至中和,本是吉象。

  然不宜父母未土动而化出子孙子水,动变之机,必是事之征兆所在。今子水处旬空月破之地,年、月、日三柱一片泄耗,休衰已极,独不宜得时柱壬申生扶,子水处长生之地,且又纳干为庚,势不能从,以弱抗强,必招其祸。定是病灶之所在,且子水在人体上代表膀胱,故断其父必是患膀胱病等泌尿系统之疾。对方证实,其父患有较严重的膀胱病。

  且夏季火炎土燥,子水处死绝之地,其病尤剧,立秋后子水临长生,病情才稍有转机,立冬后子水临旺地,对方反馈,已接近痊愈。 即从此例来看。若以官鬼论疾病,势必将会发生判断错误的情况。此卦官鬼巳火两现逢旺地,若按古法断:“鬼爻属火,心经受病,其症必发热、咽干、口燥类。”与事实情况必是风马牛不相及。可谓差以毫厘而谬之千里。

  例三:戊寅年庚申月癸卯日丁巳时,某女士占病,摇得“节”之“困”卦:

  水泽节 泽水困 六神

  兄弟戊子” 官鬼丁未” 白虎

  官鬼戊戌’ 父母丁酉’ 腾蛇

  父母戊申×应 兄弟丁亥’应 勾陈

  官鬼丁丑” 妻财戊午” 朱雀

  子孙丁卯’ 官鬼戊辰’ 青龙

  妻财丁巳。世 子孙戊寅”世 玄武

  解析:

  占自己之病,当取世爻妻财巳火为用。

  今世爻巳火虽处月令囚地,但得年、日、时三柱生扶。又化子孙寅木回头生,衰而有扶,失时不弱。乃为中和偏强之象,似为吉兆。但细看之下,卦中父母申金发动,当令得时,晦火之光,且申金合巳拱水,申巳动合。巳火其威大减。更不宜申金动化亥水,冲克世爻巳火,复又引化申巳合水,巳火尽失其炎。巳火虽得化子孙寅木回头生,但不宜又与申金构成寅巳申三刑,受克见刑。更为不妙。且世爻已火临玄武克之,必主暗疾在身。巳火在人体上代表面、咽齿、心脏等部位和器官,因巳火临玄武,当主暗疾,故面、齿患疾的可能性较小,可排除。又巳火在兑宫,兑主口、咽喉,故心脏病的可能性可进一步排除,故断定为应是咽喉部位患疾。其女果然证实患有咽喉癌。

  此例若按传统观点以官鬼爻论疾病,官鬼爻临丑戌两土,当主脾胃之疾,则又与事实不符也。疾病的诊断,只能以五行生克之理和干支之象而推定,方是正理。

  例四:丁丑年壬子月丁亥日戊申时某男士占病,摇得“节”之“师”卦:

  水泽节 地水师 六神

  兄弟戊子” 父母癸酉”应 青龙

  官鬼戊戌0 兄弟癸亥” 玄武

  父母戊申”应 官鬼癸丑” 白虎

  官鬼丁丑” 妻财戊午”世 腾蛇

  子孙丁卯’ 官鬼戊辰’ 勾陈

  妻财丁巳0世 子孙戊寅” 朱雀

  解析:

  占自己之病,当取世爻妻财巳火为用神。

  今已火处月令死绝之地,又逢日破,年、月、日、时四柱中全无生扶,休衰已极。且年、月、日三柱亥子丑三会水局,其势滔滔,天干两丁一壬,丁壬合反化为永.丁火不能逆水之势。且时柱申金乃水之长生之地,申金又与月支子水遥合。半合水局成功,更助泛滥之势,虽有时干戊土逆水之势,但坐下申金化泄,不能砥定中流,纵观年、月、日、时四柱,水成专旺之象,格成润下之局.气象已成,其势可顺而不可逆。

  今世爻妻财巳火似成从象,本当可以从象论吉凶,但巳火发动与时支申金动合,申巳合而化水,其势冲天奔地,当与水同论润下之局,似是吉象。然不宜五爻官鬼戊戌发动,逆水之旺势,终因戊戌双体之土破格,酿成灾咎。

  水受土克,必是泌尿系统之疾,且官鬼戊戌临玄武,月支子水临桃花,多是因酒色不洁之事而染疾。询之,对方证实,果如所断。幸得戊戌动而化出癸亥之水,助起水势,逢凶化吉,是可愈之象。

  此例若以官鬼丑、戌两土论疾病,当是脾胃之疾,与事实必是相去甚远,可见以官鬼爻论病症这一学术观点,是经不起实践检验的。 例五:戊寅年癸亥月癸亥日丁巳时某男子前来占病,摇得“复”之“同人”卦:

  地雷复 天火同人 六神

  子孙癸酉× 兄弟壬戌’应 白虎

  妻财癸亥x 子孙壬申’ 腾蛇

  兄弟癸丑×应 父母壬午’ 勾陈

  兄弟庚辰x 妻财己亥’世 朱雀

  官鬼庚寅” 兄弟己丑” 青龙

  妻财庚子’世 官鬼己卵’ 玄武

  解析

  占自己之病,当取世爻妻财子水为用。

  今子水旺于提纲,又得日建帮扶,当令得时,通根得禄,其旺可知。更得五爻妻财癸亥动而相帮。又化子孙壬申回头生之,亥水尽纳长生之气,且又有上爻子孙癸酉动来相生,全局金多水狂.已成泛滥之势,实为过旺之象。虽有癸丑、庚辰两爻发动,似可止水,但癸丑、庚辰两曼皆为湿土,止水乏力,子水实有过旺之嫌,必为局中之病,且亥为肾、子为膀胱,水属肾经,多是患泌尿系统之疾。

  此卦世爻子水临玄武桃花,且卦逢六合,多爻乱动,必因酒色暗昧不洁之事而生疾。经证实。果如所测。至丑月土临旺地,土众止水,方愈。

  此卦若以官鬼寅、卯木论病症,而断为肝胆之疾,则又不验也。且世爻化鬼,按古法论,当为大凶之兆,殊不知子水化卯木,泄身吐秀,乃是凶中有救,正应吉兆。可见断卦论事,时时未可离五行生克制化之法则。

  此卦与前卦虽然病症相同,但五行之理却完全不一样。前卦是以专旺论吉凶,此卦是以中和论吉凶;前卦忌土喜水,此卦忌水喜土。可知五行之理不同,用神喜忌迥异,这一点筮学者在断卦中不可不慎。

  第四节关于“类四柱疾病占断法”的一点启示

  初学纳甲筮法的人,一般都会有一个共同的感受,觉得纳甲筮法易学难精,且在预测实践中经常为“占而不验”的情形而苦恼,造成占而不验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没有找到正确的占断原理和思维方式。同时又受某些书中错误观点误导,筮学者过于迷信书本,误入迷途而不知返。

  从上文各例对于疾病的占断中,我们可以看到,古人的筮学理论的确还存在着诸多空白和失误,因此我们对古人的筮学观点一定要加以鉴别的吸收,同时要在实践中不断地加以发展和完善,才能不断地提高自己的筮学水平和实践经验。

  对纳甲筮法的运用和研究,要重在对五行原理和思维方式的掌握,这是一个必须遵循的原则。只有在以这个原则为基础的前提下,我们在理论与实践的过程中,才不会发生方向性的错误。

  “类四柱占断法”这一纳甲占断思维模式,就是在以遵循五行原理为准则,适应五行生克制化的法则的前提下而提出的一种全新的占断思维方式。这一重要占断程式的提出,较好地解决了纳甲筮法中存在的种种局限性,拓宽了人们的视野.充分地利用了五行原理和五行生克制化的法则进行预测实践,将纳甲筮法的筮学原理和占断程式向前发展了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