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师大课程班开班

神煞阐微
10-07-13 14:09:46 来源: 转载 责任编辑: luokeyan
神煞是术数预测中的一个重要概念和组成部分。在术数预测诸术中,都广泛地涉及到了神煞的意义和运用。

  神煞是术数预测中的一个重要概念和组成部分。在术数预测诸术中,都广泛地涉及到了神煞的意义和运用。神煞的起源,一般来源于星辰学,在星辰学向四柱命理学的发展过程中,许多神煞也因此而被“遗传”下来,因此,四柱命理学和纳甲筮法多少也会带有星辰学的一些遗传特征。

  第一节学术界关于神煞的争辩

  对于神煞的运用,在学术界历来是一个素有争议的问题。对于神煞的看法,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或肯定,或否定,众说纷纭,褒贬不一。不过总的说来,学术界对神煞的态度一般容易表现为两种极端:一是不明五行生克制化之理。过分依赖神煞断事;另一种观点是对神煞持全盘否定态度;此外还有一种观点是持怀疑或模糊的态度。以上两种极端表现.都不是研究神煞的正确态度。过分地依赖神煞断事。必然会在预测实践中经常碰壁,这一点,在初学者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全盘地否定神煞,必然会使自己的筮学研究陷入困境,这种主观武断的治学态度对学术研究是十分有害的。对神煞的取舍,必须要本着“学术兼容,实践论证,去粗取精”的原则,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以上两种看似相背的观点,实际上具有极大的因果联系。一般的初学者。由于不能熟练掌握五行生克制化之理,对神煞的错误理解和机械的套用,过分地依赖神煞断事,以致在预测实践中屡屡失误,于是逐渐形成了“神煞无用”的观点,甚至进一步发展到全盘否定神煞,采取了“一刀切”的错误做法,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由此可以看出,这两种观点的形成和发展,它们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因果关系。可以说,对神煞的错误理解和机械的套用是造成神煞断事不验的根本原因。

  第二节神煞的本质意义——信息象征符号

  以传统的星命学观点来看,神煞按吉凶性质分类一般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吉神贵人,另一类是凶神恶煞。一般认为,吉神贵人代表吉祥的象征,凶神恶煞代表不吉的信息。久而久之,逐渐形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性认识,即在四柱命理学和纳甲筮法中。一概以吉神贵人为吉,以凶神恶煞为凶,特别是一些初学者,一见四柱命局或卦象中,有吉神贵人,便沾沾自喜;一逢凶神恶煞,便惴惴不安,这实在是对神煞的误解。

  从实质上讲,神煞的本身并不具有吉凶的影响力量。它的本质只不过是一种信息象征符号而已。四柱命局或卦象中的吉凶信息是通过五行的生克制化的规律表现出来的,而不是依赖于神煞。这一点,是阅读本书必须要深入理解的一个重要观点。

  即使在星辰学中.也不是完全依赖神煞(星宿)来判断人事的吉凶。也就是说,命值吉神并不一定就是吉,命值凶神并不一定就是凶,而还必须要看星曜的庙、旺、陷、失(即旺度),吉星失陷,吉不成吉;凶星庙旺,凶不成凶,星曜的吉凶性质具有很大的弹性。不但如此,而且还要看星群的组合,星曜之间相互影响和作用后的最终结果,才能得出最后的结论,可见机械地套用神煞来占断人事吉凶,这种做法是比较幼稚的。尤其是星辰学向四柱命理学的过渡中,占断机制已向五行生克制化、刑冲合害规律方面转化,占断的程式也发生了极大的改变,虽然四柱命理学和纳甲筮法多少也带有一些星辰学的“遗传特征”,一部分应用较多的神煞而被保留下来,但神煞的应用已处于次要的从属地位,不再担任“主演”的角色,在占断中仅仅作为一种辅助预测的手段而存在。在这种新的预测机制中,若过分肤浅地理解神煞和机械的套用神煞,更是行不通的。对神煞的误解和套用,最终必定会导致全盘否定神煞这一错误的决定。

  神煞的前身,实际是由星辰学中的一些星曜演变而来。每一个星曜都代表着某种意义,是某种信息的象征符号。(对神煞的否定,实际上也就间接地否定了星辰学。)因此,神煞作为信息的象征符号这一本质特征并没有消失。在新的占断机制中,命局或卦象所代表的人事吉凶已由五行生克制化的规律所代替,而神煞的吉凶象征功能已逐渐退化,无法再起到主导作用,一般只是作为一种信息的象征符号而存在,对人事的吉凶已不能起到决定作用。

  第三节广义的神煞概念与狭义的神煞概念

  通常我们所说的神煞,指的是由星辰学演变而来的一些星曜。但这不过是一种狭义的神煞概念,如果我们从神煞的本质意义——信息的象征符号这一角度来看,神煞应具有更为广泛的内容。严格地说,四柱中的十神、八卦中的六亲、六神,都是一种神煞,它们都具有信息的象征功能一因此,广义的神煞概念,应该是除却五行之外的一切信息象征符号。而五行干支只不过是充当了这种信息的载体。

  而且四柱中的十神、八卦中的六亲、六神本身也不具有吉凶意义,命局和卦象的吉凶也是通过五行生克制化的规律体现出来的。可以这样说。任何一种预测体系,其实质都是符号与规律的有机结合。

  第四节常用神煞的一般信息含义

  在古书中,神煞的种类,多达上百种,但只有一少部分应用较多的神煞而被留传下来。其余的一些神煞,虽有应验,但因不常用,故未引起人们的重视。也有一些过去应用较少的神煞,因社会的发展,在应用中而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高,如金舆星,其信息象征在古代仅指车、轿一类事物,应用较少,但随着时代的发展,现代社会的交通运输日益繁忙,车辆比比皆是,金舆星的应用频率也因此而越来越高。其它神煞如桃花、迁移等亦莫不如此。为了帮助读者对神煞有一个较为完整而正确的认识,本文仅就某些常用神煞从应用的角度作出简要释义。

  天乙贵人:一般多遇有地位有身份有名望的人。但遇贵人并不一定就吉,须分其喜忌向背以论吉凶;

  太极贵人:喜神秘事物,有钻劲,与五术玄学有缘;

  文昌星:多主学业,文途之事;

  学堂、词馆:为文星,主学业、文途、文章之类;

  将星:权柄之星,多具领导能力和组织指挥才能;

  华盖:文章艺术、孤独之星,多主与五术玄学、宗教有缘;

  驿马、迁移:主旅行或迁动之象,多走动;

  金舆:有车象;

  羊刃:主人性情暴烈,易遭伤身之祸;

  灾煞:主血光、官讼牢狱之象;

  咸池桃花:主婚恋之象.桃色事件,异性缘份等;

  孤辰寡宿:失偶丧偶,或难于婚配,六亲缘薄,性情孤独:

  阴差阳错:多主婚恋不顺之事;

  十恶大败:凡谋不利,多用于择吉;

  六甲空亡:虚而不实,有影无形,有名无实之象;

  丧门、吊客:多主亲人亡故,凶丧孝服

  神煞的种类,远不止此,以上所列,仅为常用神煞的一般信息象征意义,读者宜在预测实践中灵活运用和熟练把握,不可机械地套用。关于神煞的应用,还有一个物、象是否相关和善恶向背的问题,这是必须要在实践中解决好的。

  第五节神煞的物、象相关性与善恶向背性

  许多筮学者在实践中都会遇到一个共同的难题。就是在命局或卦象的某个干、支中往往会出现多种神煞并临的情况,有吉的、有凶的、有善的、有恶的、有代表学业的、有代表婚恋的、有代表讼狱的、有代表疾病的……如此等等,不一而足。遇此情况,许多筮学者不知该如何取舍,一时束手无策,甚至有的人对神煞的可靠性还产生了怀疑的态度,更有甚者,还有人因此而全盘否定神煞。这个问题也成了学术界争论的焦点之一。

  这个问题的出现.主要是人们不懂得神煞的物、象相关性这一原理而造成的。神煞的物、象相关性原理,就是指具体事物与神煞的信息象征意义之间要有彼此相关的对应关系,方可用该神煞的信息象征意义来断事;如果物、象之间不存在彼此相关的对应关系,则不能取该神煞的信息之象。否则就会张冠李戴,闹出笑话来。打个比方说,我们在占断某人的牢狱官讼时,如果灾煞与天医并临用神,根据神煞的物、象相关性原理,则只能取灾煞的信息之象来占断,而不能取为天医。这是因为天医只管人体疾病与健康,与官非牢狱之事并不具备物、象之间相关对应关系。明白了这一原理,我们才能在诸多神煞中合理取舍,有的放矢,达到准确预测的目的。其中之理,我们可以在下列实例分析中加深认识。

  例一:乾造一九六四年八月十三日酉时出生

  甲辰癸酉庚午乙酉

  大运:乙亥 流年:辛酉

  该造身旺,又逢羊刃重重,命主脾气暴燥.性情凶狠,小时便是惹祸大王,常与别人打架斗狠。身上时常伤痕不断。命主于一九八一年与别人打架,不仅手臂被打成骨折,且头部、颈部等处亦遭刀刃砍伤。究其原因,流年辛酉正逢羊刃当值,辛金透出,三酉自刑,旺气相刑,引发羊刃之性,乘势攻克命中、运中之甲乙木。甲为头,乙为颈,所以头颈部被伤;金克木有折伤之灾,所以手臂被打断。

  此造酉金临羊刃,夹禄、飞财、死符、地解、玉堂、桃花等神煞。可谓吉神凶煞并临。在这一大堆神煞中,只有羊刃才与斗殴致伤这一信息有关,其它神煞,所象征的信息各不相同。如夹禄:主功名亨通;飞财:主飞来之财,为偏财;地解:能解凶化吉;玉堂:主福禄生旧家,近贵人;桃花:主婚恋或异性缘等,都与打架斗殴致伤一事无关。如果不懂得神煞的物、象相关性原理,则无从取舍,在一大堆神煞面前就会束手无策,好比是狗咬刺猬,无法下口。此造日主强旺金为忌神,最怕运行羊刃帮身之地。故在神煞象事的取舍上,应取恶煞以应凶事,自然不能取为吉神,以吉测凶,是大错特错的。

  例二:戊寅年丙辰月丁酉日戊申时四川阆中广播电台李先生测出行如何?摇得“蹇”之“比”卦:

  水山蹇 水地比

  子孙戊子” 子孙戊子”应

  父母戊戌’ 父母戊戌’

  兄弟戊申”世 兄弟戊申”

  兄弟丙申0 妻财乙卯”世

  官鬼丙午” 官鬼乙巳”

  父母丙辰”应 父母乙未”

  解析:

  兄弟申金持世,得月生,临日、时,处旺地.无凶象,可保人身安全。但不宜兄弟持世.且又逢兄弟申金旺动卦中,当主有破财损财之忧。果于当日坐出租车让人宰了五佰来元钱。此正应兄弟申金临金舆星和驿马星之故。

  即以此卦来看,兄弟申金两现,二者临金舆星、驿马星、文昌、正桃花、流霞杀、亡神、月官符、岁破、大耗、阑平、血刃、浮沉、天解、解神、地解、八座、月空等等,虽然吉神凶煞一大堆,但与出行信息有关的却只有金舆星和驿马星,其它神煞如文昌星、流霞杀等均与出行的信息并无相关对应关系,在实践中是必须要舍弃的。否则,各种信息叠加在一起。那便是“亦真亦幻难取舍”了。

  我们在掌握了神煞的物、象相关性原理的基础上,还必须要进一步了解神煞的另一个重要原理——神煞的善恶向背性。什么是神煞的善恶向背性?打个比方说,如果命局或卦象中有天乙贵人,一般寓示多遇有地位有身份有名望的人,但遇贵人并不一定就是吉,须分其喜忌向背以论吉凶。如果局中天乙贵人为喜用,那么则是贵人有恩于我,能得贵人恩宠、提携,此为向为喜;如果局中天乙贵人为仇忌,那么则是贵人无恩于我,反受贵人压制、贬斥,此为背为恶。

  其余恶煞的道理也是一样,如羊刃,为善向我之时,犹如防身的武器;为恶背我之时,犹如伤身的血刃,其利弊得失,全在喜忌二字。这就好比是号称百兽之王的猛虎一样,为患时,狂暴肆虐成性;为良时,可驯服温顺,在动物园或马戏团中供人赏玩逗乐。神煞的善恶向背之理也莫不如此。

  兹举一例,我们可以通过文昌星的两种不同的信息之象来理解神煞的善恶向背之理的重要性。

  例一:一九七七年九月初六日巳时生女

  坤造:丁巳庚戌戊申丁巳

  大运:壬子 流年:乙亥

  此造日元戊土生于戌月,当令得时且通强根,又得年、时两柱印绶生扶,日主强旺,喜柱中食神泄身吐秀为用。柱中火土两强,喜行金水之乡。

  该造文昌、学堂并临于日柱申金用神之位.文昌星、学堂星皆为命局所喜,有情于日主,有向我为善之心,故利文途。

  九五年大运壬子,流年乙亥,岁运正值喜用神。且太岁亥支又为命造之词馆,故该年命主以优异的成绩考人某名牌大学医士本科专业。

  例二:一九七一年十一月初七辰时生女

  坤造:辛亥庚子癸未丙辰

  此造日元癸水生于子月,当令得时,且通根禄刃,又得枭印之生,日主旺极,虽似有未、辰两土止水泛滥之势,但均失时休囚,势单力孤,不能为用,用神乏力。此造水为局中之病,为命主所忌。且因月支子水为命局之文昌星,无情于日主,有背主为祸之患,当主命主学业不利,文途受阻。命主确因故中途辍学,学业不继,文凭不高。96年运交癸卯,癸水比肩帮身,仍不为命局所喜。所幸有卯木泄身吐秀,卯为文昌星,有情于我,有向我为善之心,临大运支,故命主又有继续深造学业参加成人自学考试、谋求出路的打算。

  神煞的物、象相关性与善恶向背性这一理论的提出,解决了我们在实践中运用神煞所遇到的难题,离开了这两个基本准则,就不可能有对神煞的准确理解和正确运用。

  第六节纳甲筮法中以世爻、用神查神煞新法

  神煞的查找方法,按传统贯例,一般是以年、日两柱干支为依据来查找神煞,也有一部分神煞是以月柱干支为依据来查寻的。但我在十多年的预测实践中发现,在纳甲筮法中,以世爻

  或用神为依据来查神煞同样有着极大的准确性和灵验性。其法就是把世爻或用神干支作为查寻神煞的参照依据和出发点,按查神煞的一般惯例方法在其它各爻和年、月、日、时四柱中起得神煞,再根据神煞的物、象相关性和善恶向背性原理合理取舍各种神煞所代表的信息之象.就可以达到准确预测的目的。

  例一:戊寅年庚申月丙申日丁酉时湖北丁女士测运,摇卦得“姤卦:

  天风姤

  父母壬戌’

  兄弟壬申’

  官鬼壬午’应

  兄弟辛酉’

  子孙辛亥’

  父母辛丑”世

  得出卦象后,我给她断了十多条(见《预测研究》创刊号所刊《窥破玄机》一文),其中有两三条就是运用神煞的信息之象来占断的。 我以世爻父母辛丑为依据起神煞,查得四爻官鬼午火临桃花,官鬼即代表工作又代表其丈夫,于是断其工作属于娱乐性行业,其丈夫风流好色,对方证实,其工作是放电影,丈夫也确实风流好色,自己管不住他。

  同时我又根据年干戊土查得世爻父母丑土临太极贵人,断其本人或父母喜五术玄学或有宗教信仰的倾向,询之果然。

  例二:戊寅年乙丑月癸酉日壬戌时某印刷厂张经理测运,摇得“大壮”卦:

  雷天大壮

  兄弟庚戌“

  子孙庚申”

  父母庚午’世

  兄弟甲辰’

  官鬼甲寅’

  妻财甲子’应

  得出卦象后,我首先着重点了他的婚姻信息。我根据世爻父母午火查神煞,查得87年流年丁卯临桃花,断其该年有婚恋之事;88年戊辰,财爻子水人墓,恋爱失败;89年己巳,与原局月日巳酉丑三合金局生扶财爻,该年又有恋爱之事;90年庚午,世爻午火桃花当值(以日支查)冲动财爻子水,该年若不结婚亦同床,最迟不过91年。求测者反馈,所测与实际情况相符,90年同床.91年结婚。应91年结婚者,因子与丑合,合待冲开之故。

  我们知道,世爻或用神是一卦的核心,卦象中的一切吉凶休咎和信息现象都是围绕世爻或用神展开的。因此以世爻、用神查神煞而提取相关信息的方法,在理论上是成立的。在实践中,也是切实可行的,这里因限于篇幅,恕不再一一举例,读者可自行在预测实践中加以检验鉴别。